对骂群流行还是人们心理压力太大的缘故

2018-06-12 08:20:58 来源: 新文化报
0
分享到:
T + -

抱着好奇心加入一个对骂群后,一连串裸露的黄色动态图在成都姑娘温如玉的眼前刷屏了,让她感觉“恶心”,退群之前,她向后台以“散布黄色暴力内容”举报了这个对骂群。突然之间,花式对骂群席卷网络。近日,记者潜入了多个对骂群,目击大尺度的辱骂言论,甚至涉黄信息充斥其中。10日,记者从微信方面了解到,微信平台已经介入,一旦查实将会进行包括但不限于封停功能、限制登录处理(据6月11日《成都商报》)。

这波潮流好像是从“骑士勇士球迷对骂群”发展起来的,然后就一发而不可收拾,什么“红锅和鸳鸯锅”“麦当劳和肯德基”“英雄联盟和王者荣耀”“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”“快手和抖音”“情侣和单身”……这样的对骂群层出不穷。

进群的方式主要是创始人在社交平台上发布一个二维码,网友走过路过扫码入群,所以基本上群里的人谁和谁都不认识,要知道人一旦处于隐身、匿名状态,道德约束就直线下降,各种放得开。至于说群里的内容呢?就是骂呗,各种脏话没有下限,要多难听有多难听。可想而知,这样的群也长久不了,火了一个周末之后就纷纷被封杀了。

这样的群绝对是伤风败俗,满满的负能量。但黑格尔也说了,存在的就是合理的,所以对骂群能火成这样必然也有它的价值。从心理学的角度讲,这个价值就是宣泄、减压。可以说,对骂群是很多人宣泄内心负面情绪的一个垃圾桶。

我们都知道骂人不好,但不管是哪国的小孩,最先掌握的话往往都是脏话。小孩可能一开始都不知道脏话的意思,但他们察言观色能够感觉到,当大人说脏话的时候情绪都比较亢奋,比较痛快。这是脏话恒久远,一句永流传的原因所在。

有必要给这个观点找一点理论支撑。我在知乎大V“京师心理大学堂”那里看来这样一个故事:几年前,英国的心理学家理查德·斯蒂芬斯陪怀孕的妻子待产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奇妙的现象,每次疼痛难忍的时候,他的妻子都会大飙脏话,逮谁骂谁。等到疼痛缓解了,又连忙道歉。于是斯蒂芬斯就问妻子为什么骂人,妻子说骂人能让自己感觉不那么疼。

这让斯蒂芬斯来了兴趣,他决定做个实验。实验是这样的,他准备了两个水桶,一个桶里的水温是25度,另一个水桶里的水温是零下5度。然后他找来两组大学生,让他们先把手放到25度的水桶里3分钟,过一会再放到零下5度的水桶里,然后看看他们能坚持多长时间。这两组大学生的区别在于,当把手放进冰水之后,一组不许骂人,而另一组可以随便骂人。

实验结果让斯蒂芬斯大吃一惊:骂人组比不骂人组在冰水里平均多坚持了40秒。除了计时之外,斯蒂芬斯也测量了两组人的心跳,并让他们描述当时的感受。结果显示,骂人组开始骂人之后,心率明显上升,而他们普遍反映痛感明显下降。斯蒂芬斯对此这样解释:咒骂发出了一种负面情绪的信号,身体就开始为“战斗或逃跑”做出反应。这种情绪发泄,可以让人更有攻击性,同时分散了对疼痛的注意力,从而增强了忍耐疼痛的能力。

同时,斯蒂芬斯也警告说,虽然脏话有止疼药的功效,但重复使用会降低效果。这倒是和其它的止疼药甚至毒品一样,用得越多,效果越差,然后就只能加大剂量。顺便说一句,因为这个研究,斯蒂芬斯获得了2010年的搞笑诺贝尔奖。

回过头来看对骂群,我们就能理解它的价值了,就是现实的止疼药。人们在现实社会中面对着各种各样的压力和焦虑,工作、子女教育、买房买车、看病难……还有家家那本难念的经,这些焦虑在现实生活中都很难纾解出去,而匿名的网络给人们提供了空间。为什么网络暴力看上去总是那么情绪化不理智?或许是因为情绪宣泄本身就是网民们的需求。甚至于情绪宣泄已经成为了一门大生意,短视频、手机游戏都因此而生,野生的对骂群也起到了同样的功效。按照弗洛伊德的理论,在现实中,我们展现出来的是一个压抑的自我———超我,而在匿名的网络上,我们释放出压抑已久的真实自我———本我。

好了,理论解释完毕,最后来点正能量。无论如何,骂人总归是不好的,所以只能私下里偷偷地骂,而对骂群怎么说也是个“公共场所”。其实缓解压力还有很多办法,比如去运动,比如去旅游,比如看韩剧。即使是在微信群里发泄,也可以有更文明的方式。我昨天就加入一个聊天群,群名叫“原始人交流群”,群里的人不发文字,都是语音聊天,点开 一听,没一句人话,都是模仿猩猩、狒狒和各种动物的叫声,所以才叫“原始人聊天群”……这也是一种发泄,但是更文明,或者更野蛮了,野蛮到还没有发明语言。

本报评论员 牛角

贾世卓 本文来源:新文化报 责任编辑:贾世卓_cc04
分享到:
跟贴0
参与0
发贴
为您推荐
  • 推荐
  • 娱乐
  • 体育
  • 财经
  • 时尚
  • 科技
  • 军事
  • 汽车
+ 加载更多新闻
×

阿里铁军校长:小白变销售精英分8步

热点新闻

猜你喜欢

阅读下一篇

返回网易首页返回网易吉林
用微信扫描二维码
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x